搜一下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熱門文章 > 東北著名的百年老店,自己把自己玩殘了…-企一網

東北著名的百年老店,自己把自己玩殘了…-企一網

2020-01-19 10:17:35 標簽:東北著名的百年老店,自己把自己玩殘了…


最近幾年,百年老店的日子都不太好過。

北京賣烤鴨的全聚德業績腰斬,天津有十八個褶的狗不理也差評不斷,門店越開越少。同病相憐的還有一家東北的百年老店,去過哈爾濱的應該都見識過這家店——開百貨商店、賣大列巴和紅腸的秋林集團。不過,秋林的命運可比全聚德、狗不理曲折離奇太多,好歹也是好多億的產業,實控人居然不要了……

  01

  再過一個月,秋林集團的正副董事長就失聯滿一周年了。

去年的215日,秋林集團發布公告稱,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協助天津市公安局,司法凍結了公司股東嘉頤實業、奔馬投資、頤和黃金所持有的公司股份。這三方股東為一致行動人,合計持有超52%的股權,對秋林集團絕對控股。屋漏偏逢連夜雨,第二天,正副董事長也跟著失蹤了。

  那就繼續發公告吧,216日,秋林集團稱與董事長李亞、副董事長李建新失去聯系——公司被當成棄子拋棄了。當時公司市值40多億,說不要就不要了,牛!

本來從權益上講,秋林集團的實控人應該是平貴杰,公司危難之際也該出來表個態。但平貴杰在回復監管部門詢問時卻把自己摘了個干凈,按他的說法,雖然權益是他的,但公司都是由李建新和李亞等人控制和負責,自己實際并未參與公司的經營、管理工作。股份是我的沒錯,但我說了不算。沒辦法,公司內部的5位職業經理人組成了應急領導小組,現任總裁潘建華臨危受命,被推舉為代理董事長,把這個苦差事接了下來。“不是想接,我是沒辦法。在這種特殊時期、特殊節點,如果我們不干的話,那企業就徹底垮了。”新董事長上任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找人:對于公司實控人的有關爭議,秋林集團已經委托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進行調查,由于公司董事長、副董事長失聯,無法與其本人核實,目前還沒有結果。“我們也是今年2月過完春節才發現董事長失聯的,一發現了就趕緊找,交易所也在找,我們也在找。”一個有著百年歷史傳承的上市公司,董事長說消失就消失,有意思啊。

東北著名的百年老店,自己把自己玩殘了…

東北著名的百年老店,自己把自己玩殘了… 圖一

 

02

  別看現在的秋林集團無人接盤,往前推一百多年好歹還算是個“跨國集團”。1867年,俄國人伊萬·雅闊列維奇·秋林在前蘇聯的伊爾庫斯克創建了秋林公司,在遠東的生意也越做越大。

  從1900年開始,還在哈爾濱設立了分公司,建了一座秋林洋行。那個時候的秋林公司頗有異國風韻,不僅辦公用具的木材都是從俄國海參崴運來的,上面還印有制作精良的俄文徽標代號。櫥窗里擺的也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名貴百貨,英國與波蘭的呢絨毛料、美國的食品和裘皮大衣、法國的白蘭地酒、香水化妝品等等搜羅備至,也算是中國東北早期經濟實力雄厚的外國工商合企業了。在創始人伊萬之后,先是匯豐銀行管了4年,再由日本管4年,后面前蘇聯也接管了8年。

  等到了1953年,秋林集團被交給了中國經營,經歷了幾次擴建之后,秋林集團成為了中國境內第一家百貨公司,甭管是當地人還是游客,到了哈爾濱總要去秋林逛一逛,成了當地絕對的地標。

當時集團地處哈市繁華商業中心,擁有秋林公司(老樓)和秋林時代購物廣場兩大商場,總經營面積近8萬平方米,旗下還有一家食品廠、一家糖果廠,生產最正宗的大列巴面包和東北之光哈爾濱紅腸。1996年的時候,秋林集團還成功在上交所上市,一時間風頭無兩。

東北著名的百年老店,自己把自己玩殘了…

東北著名的百年老店,自己把自己玩殘了…圖二

 

  03

  等到了2010年的時候,已經上市多年的秋林集團被人盯上了。

  20109月,秋林集團的大股東奔馬集團與李建新控制的頤和黃金簽約,約定向后者轉讓持有的秋林集團股權,對價包括7億現金、頤和黃金控股的奔馬投資16%股權以及置出秋林商廈三部分。頤和黃金前身是2005年成立的天津富鼎投資,天津富鼎投資的大股東為天津中潤科技投資公司(持股90.91%)。

  這個公司早有惡名,幾年前,李建新就因為通過中潤科技搞內幕交易被上交所狠罰了一筆,名聲都臭了,所以這部分秋林集團的股份最后是記在了80后平貴杰的名下。

就像平貴杰后來澄清的那樣,秋林集團的經營、管理真就跟他這個“大股東”沒什么關系。在頤和黃金入主秋林集團的前后腳,李建新旋即擔任秋林集團總裁,2016年起又就任副董事長。緊接著在頤和黃金的官方博客上,還掛出來一篇名為《低調,但不可以平凡:專訪秋林頤和黃金聯盟主席、領先控股集團董事長李建新》的文章:“李總興趣十分廣泛,愛讀書,對高科技產品也很感興趣,并且十分善于將所學應用到管理中。他看的很遠,很超前,我們往往都覺得,只有不斷學習,拼命努力,才能稍微跟得上他的步伐。”但光是拿到集團控制權還遠遠不夠,怎么才能讓秋林集團這棵老樹開出新花呢?李建新瞄準了黃金業務,連要收購的公司都準備好了。

    2015年,秋林通過收購深圳金桔萊,新增黃金制品、珠寶首飾的設計、加工和批發業務。

  這個深圳金桔萊注冊成立于2009年,僅兩年就變身頤和黃金旗下孫公司,2014年再以10億價格倒騰到頤和黃金控股的天津嘉頤實業名下,不久后就被上市公司以13.5億收購,有意思的是,這家成立沒幾年的公司在財務指標上明顯優于行業龍頭,而且幾乎沒有凈經營現金流入……初期,效果剛剛的,轉型黃金珠寶業務當年,秋林實現歸屬凈利潤同比增幅高達63.68%2015年,秋林真是到達了人生巔峰,市值一度超過百億。

04

  只不過好景不長,在之后的兩年里,公司在2016年、2017年歸屬凈利潤處于連降的狀態。2017年,秋林集團的財報公布顯示,公司全年凈利潤1.64億,比2016年整整少了4100萬。就像過山車一樣,一路下滑沒剎車。

  2018年的經營情況就更離譜了。次年4月公告稱:“因占比最大的主營業務黃金業務的經營活動陸續出現停產、停工狀況,預計3個月內不能恢復正常生產,股票被實施“其他風險警示”,410日起股票簡稱變更為“ST秋林”。

  424日,秋林集團發布業績更正預告,預計的凈利潤從減少上限9200萬直接變成虧損上限43億……這就有點搞笑了,公司給的說法是存貨“丟失”,當年共計提了36.95億元的壞賬損失,折算下來差不多十噸黃金就這么在眼皮底下消失了。

要知道近十年來秋林集團連續盈利,不過凈利潤總和才僅有9.08億,2018年的虧損額接近其近十年凈利總和的5倍。業績不好,連正常的商業合作都占不到便宜。去年9月份的時候,已經改了名字的*ST秋林打算把秋林百貨大樓租給北大倉運營,還被要求每年向北大倉上繳500萬元的固定收益,以及商業物業經營所獲的80%的凈利潤。房東給房客交房租,也是活久見了。

東北著名的百年老店,自己把自己玩殘了…

東北著名的百年老店,自己把自己玩殘了… 圖三

 

05

  除了業績不行之外,已經失蹤的李建新給秋林集團留下的坑還不少。先是20152016連續兩年的內控審計報告被會計師事務所出具否定意見,2016年財務審計報告更被出具否定意見,即存在財務造假嫌疑,都是直接打臉。

  從百貨零售、食品加工,再到黃金珠寶,2018年還搞過智能制造,錢沒賺到,反而是不少債務和票據到期無法兌付,還欠了數筆“高利貸”;就拿實控人是誰這個問題來說,公司上下近千員工到現在也沒搞清楚。

  從前實際控制人蔣賢云、頤和黃金名義大股東平貴杰再到李建新,各種復雜的糾葛、糾紛輪番上演,監管都被公司給繞暈了,近幾年沒少發函詢問,但都被秋林集團一一否認。但有些事實是繞不過去的,在公司新老大股東之間的訴訟中,奔馬集團的談判對手、頤和黃金的實際控制人也是李建新,秋林集團的老東家也一直在和他聯系追討股權補償款。連秋林集團子公司的高管離職,都得在公告中向李建新手里的天津領先控股作匯報,至于具體原因嗎:“你在公告里面分析,自己解讀……我不表態。”前幾天接受央視采訪的時候,潘總表示自己一直沒有放棄過尋找董事長行蹤的努力。找不找得到不知道,但秋林集團確實是一天不如一天了。

  “來趟哈爾濱,總要逛次秋林。百年秋林,閱盡滄桑,只不過外觀猶在而內核無存。只有地下一層還在經營著正宗的哈爾濱俄式大列巴、紅腸、干腸、小肚、巧克力酒糖,其它樓層已與普通商場無異了。”

黄色网_免费在线黄色电影_黄色成人快播电影_伦理电影_黄色片